鋼管誘惑

關於部落格
鋼管誘惑
  • 69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台媒社論:臺北市選戰勝負是否已定?

  臺海網(微博)11月13日訊臺灣《中國時報》13日社論:臺北市選戰勝負是否已定?摘編如下:   臺北市選戰開打以來,連勝文一路以超過10個百分點的幅度落後柯文哲,這是有史以來臺北市長選舉藍軍從來未遇之事,連勝文選情嚴峻,可見一斑,姚立明說柯文哲將以80萬票勝選,雖   露驕矜自喜之態,卻也非全然無據。從民調數據看,11月7日連柯辯論後本報民調連柯30%比47%;聯合報民調連柯29%比40%;TVBS民調連柯32%比45%。柯文哲領先幅度從12個百分點到25個百分點均有。柯文哲延續辯論前的民調優勢,連勝文未能翻盤。   若從選舉實務來觀察,連勝文落後幅度雖不小,但未必表示敗局已定,其實仍有一些值得進一步觀察與解讀的地方。   不妨以3個設問切入,第一問,民調有沒有接觸不到的對象?是些什麼人?   現代民眾多以手機為主要通訊工具,都會區尤為普遍。一些嚴謹的民調公司開始以手機調查與大數據庫作傳統民調方法的補充。據知所有媒體選舉民調依然沿用舊抽樣方法,接觸不到的選民愈來愈多。各選戰陣營不妨思考,哪些人接不到民調電話?這些民眾傾向支持哪一個陣營?若以年齡別來看,愈年輕的族群手機依賴度愈高,若年輕的支持圖象被更真實的在民調工具中呈現,民調結果恐怕對連勝文來說更為不利。   第二問,民調接觸到,但拒訪的有多少?是哪些人?   第三問,未拒訪,但不表態的是哪些人?這二問可以合併分析。   此次選舉,各家民調呈現了一個特色,即拒訪率與不表態率均偏高。就這一點來說,對民調落後的連勝文來說有好有壞。由於“中央”執政低迷、連勝文始終擺脫不了權貴標簽,再加上網路上對連勝文幾乎一面倒的負評,強大的社會低壓,會讓連勝文支持者進入“沉默模式”,因而拒訪或不表態。   德國學者伊莉莎白.諾爾紐曼早在1974年就提出沉默螺旋理論,如果公民覺得自己的觀點是公眾意見中的少數派,將比較不願意表達出觀點;如果公民覺得自己的觀點是多數派的主流意見,就會比較願意表達意見。   在公眾討論之時,多數派意見會顯得越來越大聲,少數派意見會顯得越來越小聲,最後更陷入沉默。伊莉莎白.諾爾紐曼在1984年的著作中,進一步引用1965年德國的選舉指出,儘管當時兩個主要政黨基民黨與社民黨的支持度相近,但是看好以及勇於表態支持基民黨的民眾卻越來越少。   必須註意的是,這裡所說的多數派意見或少數派意見,未必在客觀上確實如此,而可能只是一種主觀上的認知。有可能因為某些族群特別勇於、或比較善於表達出自己的觀點,也就是意見的外顯強度比較強而有力,於是相對使得另一群比較不願意表達觀點的意見當然就少被聽見,從而造成前一種意見才是社會多數意見、主流意見的錯覺;但事實上,後一種意見未必是少數。   就此而論,可能會出現這樣的情況:特定政黨或陣營的支持者,因為感到自己在當前的社會輿論上成為少數,因而不願意表態,但最後仍將投下一票。果真如此,民調數據雖然未必有錯,但是投票結果卻可能大不相同。   值得探討的是,儘管對於多數與少數的主觀認知,可能不符合真正的客觀事實,但是這種主觀認知會改變客觀事實嗎?也就是說,當公民以為其意見是少數時,會因此而改變自己的意見或立場嗎?從涵化理論來看,短期內未必會如此,但是長期而言則確實有可能,正所謂潛移默化。   但也有可能出現一個惡劣的處境:支持者雖然未出現“西瓜效應”,因連勝文的氣勢不佳而轉投柯文哲,但有可能出現“樹倒效應”,因為對局面太過灰心,而失去了投票的動力。這將成為連勝文能否在選戰最後二周逆轉的關鍵,即如何讓選民從隱性浮為顯性,激起支持者的危機感或責任感而打破沉默螺旋,不讓支持者陷入絕望造成樹倒效應。   選舉是一場賽跑,未到終點線前誰都不能論定勝負,選前逆轉的例子不是不曾發生。柯陣營不必忙著誇海口,連陣營也莫需懷憂喪志。抱持對臺灣與支持者的責任感,堅持到最後一分鐘,才是政治家所應為。   責任編輯:林連金  (原標題:台媒社論:臺北市選戰勝負是否已定?)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